<acronym id="22cw4"><center id="22cw4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2cw4"><small id="22cw4"></small></acronym><rt id="22cw4"><small id="22cw4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22cw4"><center id="22cw4"></center></acronym>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跨越千里的生命救治

作者:    來源: 兵團日報    日期: 2021-05-25

  在兵團司法局、自治區人民醫院和社會各界的幫助下,罹患腦瘤的“熊貓血”女孩,迎來第二次生命——

跨越千里的生命救治

  5月20日清晨,在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一間病房內,和煦的陽光透過玻璃,灑在熱伊萊·玉蘇普的病床上,她緩緩睜開雙眼,嘴角露出久違的笑容。

  自去年底開始,熱伊萊·玉蘇普已有幾個月沒睡過一個安穩覺,腦部的疼痛經常讓她徹夜難眠。這兩日,已脫離生命危險的熱伊萊·玉蘇普睡得格外香甜。她側身看著窗外的高樓、綠樹和路上的車輛、行人,輕輕地對母親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說:“生活在新疆,真好!”

  熱伊萊·玉蘇普是十四師皮山農場九連的一名普通群眾,一場重病曾讓她的家庭陷入困境。在兵團司法局干部和社會各界的幫助下,在自治區人民醫院醫護人員的精心救治下,熱伊萊·玉蘇普驅走病魔,迎來第二次生命。

  “得了這么嚴重的病怎么辦”

  23歲,花兒一樣的年齡,是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時光。不幸的是,一個腫瘤正在侵蝕著熱伊萊·玉蘇普的腦部……

  自去年12月起,熱伊萊·玉蘇普時常感到頭痛,起初她和家人覺得這是普通的偏頭痛,沒做任何檢查,只是買了一些藥。

  病情發展到今年3月,熱伊萊·玉蘇普頭部的疼痛越來越劇烈,甚至出現面癱癥狀,左臂左腿沒有一絲力氣,走路踉踉蹌蹌,時常摔倒。

  “我是不是得了大???”被病痛折磨的熱伊萊·玉蘇普常常以淚洗面。

  看著女兒一天天憔悴,父母趕緊帶她到當地醫院檢查?!安∏楸容^嚴重,你們得到大醫院檢查治療?!贬t生嚴肅地說。

  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和丈夫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都是普通職工,面對這種情況,他們一籌莫展:孩子得了這么重的病,怎么辦?

  為了救女兒,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夫婦開始四處借錢,變賣家產,但這對高昂的手術費來說,無異于杯水車薪。

  皮山農場九連是兵團司法局“訪惠聚”工作隊駐點。4月22日上午,兵團司法局結親干部在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家走訪時,發現之前活潑開朗的熱伊萊·玉蘇普行走困難,表情痛苦,說話吃力。

  “熱伊萊得了重病,這些天我賣了十幾只羊湊了3萬元錢,現在還不知道去哪家醫院看病?!庇裉K普·托合提巴柯滿臉愁容地說。

  人命關天。兵團司法局結親干部說:“必須趕緊治療,我們會幫你們在烏魯木齊聯系醫院,這幾天就去?!?/p>

  兵團司法局駐皮山農場九連“訪惠聚”工作隊立即給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和熱伊萊·玉蘇普購買了4月24日從皮山到烏魯木齊Y964次列車的車票。

  4月25日15時許,熱伊萊·玉蘇普和家人懷著忐忑的心情抵達烏魯木齊。兵團司法局干部華明早已在火車站等候,立刻帶她們來到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就診。

  “病情十分嚴重,患者隨時有生命危險,必須盡快手術?!辈榭礋嵋寥R·玉蘇普的情況后,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王繼超出具病情診斷書,并第一時間協調她入院。

  那一晚,神經緊繃許久的熱伊萊·玉蘇普和父母都格外安心,一個個伸出援手的熱心人讓他們在迷霧中看見了希望的曙光。

  “我們一定全力救治”

  4月28日,各項檢查結果都出來了。熱伊萊·玉蘇普右額顱內有一個直徑6.5厘米的腫瘤。

  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主任楊小朋看著熱伊萊·玉蘇普的檢查結果,表情凝重,有30多年臨床經驗的他深知手術風險性之大:

  患者腦部腫瘤巨大,實屬罕見。而且腫瘤血供豐富,周圍神經血管豐富,若有絲毫偏差,就會十分危險。

  更讓人揪心的是,患者血型是少有的Rh陰性O型血(俗稱“熊貓血”),這種血液自治區人民醫院庫存較少,滿足不了手術需求。

  “多科室配合,采取快速切除腫瘤術……”楊小朋組織科室醫生先后召開三次會議研究救治方案。

5月8日,熱伊萊·玉蘇普的主管醫生在介紹病情。(兵團日報記者 丁夢飛 攝)

  “我最擔心的是術中失血過多,稍有不慎,病人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,當務之急是解決手術用血問題?!鼻枚ㄊ中g方案后,楊小朋一邊向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介紹情況,一邊講述著自己的擔憂。

  “我的女兒才23歲,不能就這樣沒了。楊醫生,一定要救救她?!辈妓_拉·阿卜力克木失聲痛哭。

  “可以重點在你的親屬中看看,能否找到匹配的血型?!睏钚∨笳f。

  獲知解決方案,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當天就向兵團司法局駐皮山農場九連“訪惠聚”工作隊求助。工作隊干部馬上組織熱伊萊·玉蘇普的十幾名親屬到皮山農場醫院做血型鑒定,幸運的是,她的姨夫玉蘇普·喀迪爾與其血型相同。

  “救命要緊,抽我的血?!庇裉K普·喀迪爾第二天就乘火車趕到烏魯木齊,第一時間前往血液中心獻了400毫升血。

  此時,12萬元左右的治療費用又讓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夫婦寢食難安。

  “人民醫院為人民,5月10日做手術,先治療后交錢?!睏钚∨笳f。

  “我現在就給局領導匯報,想辦法籌集一些費用?!比A明對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說。

  愛心匯集,共擊病魔。短時間內,兵團司法局通過“水滴籌”平臺籌款22424元,兵團律師協會從救助困難職工群眾基金中拿出2萬元,九師司法局自發捐款3160元,兵團司法局駐皮山農場九連“訪惠聚”工作隊自發捐款5000元,皮山農場九連職工群眾湊了1000多元……

  5月9日是熱伊萊·玉蘇普23歲生日,兵團司法局干部精心挑選了一個生日蛋糕,專程趕到醫院與醫護人員一起為她慶生。

  5月9日,兵團司法局干部和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外科醫護人員為熱伊萊·玉蘇普過生日。兵團日報記者丁夢飛攝

  “謝謝大家,這是我過得最有意義的生日?!痹跍嘏臓T光中,熱伊萊·玉蘇普的淚水奪眶而出……

  “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女兒”

  5月10日9時30分,熱伊萊·玉蘇普被推進手術室。

  12時許,神經外科、手術室等科室的8名醫生做完術前準備。

  “開始手術?!敝鞯夺t生楊小朋說。

  神經導航儀精準定位開口位置,打開右顱,腫瘤暴露出來。

  “血供太豐富,失血量會很大?!蓖趵^超說。

  手術比術前預計的還要困難。楊小朋在高清手術顯微鏡下沉著應對,先切斷腫瘤的血液供應,盡力控制出血,然后快速切除腫瘤,并對腫瘤進行精細剝離,仔細保護與腫瘤粘連緊密的神經和血管。

  “血壓太低,有危險!”

  “失血量2000多毫升了,快想辦法,不能出現任何問題!”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高度專注,汗流浹背。

  ……

5月10日,熱伊萊·玉蘇普的父母焦急的等待手術的結束。(兵團日報記者 王瑋昊 攝)

  在家屬等待區,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夫婦緊張地在走廊內來回踱步。

  一個小時,兩個小時……眼看到了中午,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看著焦慮的妻子說:“要不你先去吃點東西吧。幾天了,沒正經吃過飯,別把自己累垮了?!?/p>

  “我什么也吃不下。女兒這么懂事,這么年輕,萬一有什么事……”說著說著,布薩拉·阿卜力克木的眼淚掉了下來。

  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也哽咽了。是啊,熱伊萊·玉蘇普從小就是父母的心頭肉,母親身體不好,懂事的她早早就幫父母干農活、做家務、照顧弟弟。生病前,她還憧憬著去工廠務工、學習技術??涩F在,她卻命懸一線。

  雖然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的心也懸著,但想想這些天的經歷,他安慰妻子:“放心吧,有這么多好心人幫助咱們,孩子一定會沒事的?!?/p>

  19時38分,手術專用電梯終于打開了,護士把熱伊萊·玉蘇普推到神經外科重癥監護室。

5月10日19時38分,熱伊萊·玉蘇普手術結束后,父母立刻關心的圍了上去,查看女兒的情況。(兵團日報記者 王瑋昊 攝)

  熱伊萊·玉蘇普的主管醫生烏拉別克·毛力提來到家屬等待區,緊緊握著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的手說:“放心吧,腫瘤已被順利切除?!?/p>

  在護士的精心護理下,5月11日上午,熱伊萊·玉蘇普逐漸清醒。

  “手術非常成功,你要多吃飯補充更多營養,這樣恢復得會更快,加油?!弊o士如克亞·白克力說。

  5月17日下午,除血紅蛋白偏低外,其他各項生命指標都很正常。熱伊萊·玉蘇普脫離了危險期,轉到了普通病房。玉蘇普·托合提巴柯夫婦緊鎖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。

  5月18日17時,兵團司法局干部來到病房看望熱伊萊·玉蘇普,并送來慰問金。

  “謝謝你們。等病好之后,我也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,努力去幫助別人?!辈〈采?,熱伊萊·玉蘇普又露出了甜美的微笑,眼中滿是憧憬。(馬軍權 馮駿)

[責任編輯:周倩]
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90635
黃色A片三級三級三級,三級片黃色三級片黃色,黃色三級片请播放